欢迎光临中国石油企业杂志网络版!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中国石油报
首页| 杂志简介| 言 论| 策 划| 论 坛| 特 稿| 萃 园| 全国理事会| 期刊联谊会| 公 告
  石油企业杂志 > 策划 SCHEME  

油气贸易不仅是双方合作契合点,或可能为平衡摩擦的重要选项

  只要有贸易,就会有摩擦、纷争,甚至酿成贸易战也不鲜见。未来一个时期,与中国经济稳步增长相伴而生的就是贸易摩擦,但贸易摩擦不会带来闭关锁国的结果,相反,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中国的对外开放是对世界上所有国家开放,这当然也包括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在合作与博弈中寻找双方利益契合点,应该成为今后两国贸易往来的模式与方向。

  客观地说,特朗普执政带有明显的民粹主义倾向性,其所谓的“美国优先能源计划”,开宗明义地否认了清洁能源先导地位,并将传统化石能源开发提升至“让美国重新伟大”的高度,这与上个世界80年代以来美国能源政策取向背道而驰。该计划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加大传统油气开采力度,加快美国“能源独立”进程。其次是减少油气租约中的环保限制,为油气企业松绑。再其次是传统制造业回归,“重新夺回我们的工作、边界、财富和梦想”,让“美国制造业再次伟大”。就能源而言,特朗普热衷于“能源独立”,突出反映了美在相对衰落过程中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抬头。

  “9·11”后,“能源独立”成为美国摆脱中东独裁政权、打击恐怖主义的代名词。在经济面临新兴市场冲击、外交不时遭受“无赖国家”挑战的情况下,汇聚了多种复杂感情和期望的“能源独立”,更大程度上是寄托了美国人的精神理想。面对各种挑战,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很有可能使美由自由贸易倡导者,滑向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泥潭。

  美能源政策的改变,必将深刻影响全球能源地缘政治格局—美洲崛起为新的能源供应中心,而亚洲崛起为新的能源消费中心。贯穿整个20世纪的“以中东为供应中心,以美欧为消费中心”的能源格局将被彻底打破。站在全球能源市场角度来看,国际石油市场是全球流通性最强的市场,在全球化格局被压缩后,石油地缘政治、石油交易货币及国际石油市场诸方面都将面临重新洗牌。而中美之间恰恰可以在这个领域找到契合点。

  以美国为代表的新供应中心和以中国为代表的新消费中心渐成气候,将推动全球石油贸易流向发生重大变化。随着全球能源生产重心西移,消费重心东移,能源贸易流向也将发生重大变化。越来越多原本流向大西洋盆地的能源产品,将改道流向太平洋盆地。在美油气进口量逐步下降背景下,沙特、卡塔尔等国原本计划出口美国的油气,将分流到亚太、南亚市场和欧洲市场。对俄罗斯而言,由于出口价格低廉及美欧拥有传统盟友关系,美LNG和煤炭将对俄天然气构成严重威胁,逼迫俄气南下亚洲寻找市场。而最痛苦的是,目前俄对东北亚还没有管道气销售,出口LNG在亚太市场份额很低。自从2016年底OPEC正式出台减产细则后,全球油气市场迎来了一个不确定时期。倘若美为了挤出OPEC在美市场份额,而对进口原油征收20%进口税的话,那么原先流向美市场的轻质油可能会进一步向亚洲分流。

  对于美国而言,油气出口也是其利益所在。2012年美首次出口天然气,实现了从天然气进口国向出口国的巨大转变,石油也有望在2025年前后实现自给。从库存看,2017年美天然气生产量7894亿立方米,过去10年美天然气产量年增速4.6%,而消费量年均增速仅为2.1%,库存水平较往年同期显著增加。从产能看,预计到2020年,全球LNG液化能力将比2015年大幅增加42%,其中47%增量来自美国。届时,美LNG液化能力全球占比有望增至18%,成为全球LNG市场供应主力之一。中国市场有快速增长的天然气消费需求,推动双边油气合作恰好满足美抢占市场份额、化解过剩产能、创造本国就业机会,推动经济复苏的需求。另外,过度的国内油气低价将导致其油气生产企业难以为继,最终损害其“能源独立”战略。通过扩大中国市场出口份额,抬升美国内油气价格,有利于保证其油气企业可持续运营。

  对于中国而言,为了改善自己在能源进口贸易中的谈判地位,需要推进油气进口来源和方式多样化,管道油气和海运油气并举。作为一个进口量已位居世界前列、而且还在持续快速增长的进口国,中国完全可以兼顾进口规模效益和进口来源、方式多样化。这样,在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已投入使用、美原油和液化气能够以有竞争力成本进入东亚市场的情况下,增加从美这个新供应方的进口,毫无疑问有助于遏制传统供应方的要价。特别是天然气贸易,目前在中国等东亚经济体天然气进口贸易中,液化气所占地位已大大高于其在全球天然气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如果中国能够从美这个国际天然气市场的价格洼地中大量进口液化气,一方面有助于压低包括中国在内东亚市场天然气价格,另一方面将有助于抬高美国内市场过低的天然气价格,中美能源价差缩小、甚至消除,既能减轻、消除中国制造业的能源成本劣势,又能削弱中国制造业向美转移产能以获取其廉价油气能源、原料供给的动机。

  许多人认为中国持有大量的美国国债,这是中国反制裁最大的底牌,因为今后再发生贸易战,中国可以卖出美国债,让美经济崩溃。这个问题实际上格林斯潘早就回答过:谁来接盘?目前美国债已飙升至近20万亿美元,其国债持有国很难指望可以全部收回本金。事实上能源才是中国反制裁最大的底牌,也是双方利益的契合点。中美间大宗石油和天然气贸易是平衡两国贸易不平衡的最大筹码,美国原油+天然气+乙烯出口中国,大概价值1200亿美元。对比特朗普减少1000亿中美贸易逆差目标,似乎还有盈余,这还不包括去年特朗普访华期间签署的一系列能源大单。2016年中国进口原油38101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3.6%;进口金额达1164.69亿美元,可见石油贸易巨大的进口额是平衡贸易不平衡的巨大力量。

  从这次谈判结果来看,也验证了这一点,农产品和能源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灭火器。

  眼下美正乘页岩气革命东风,竖起再工业化大旗,促进出口正是重要发展方向,因此不会主动对中国实施石油禁运。在中美石油贸易规模有限的情况下,中国限制美石油进口,对美影响也不大,相反,增加对美石油进口,既可以比较明显地缓解双方贸易逆差,还可以提高进口来源多元化,中长期内有助于形成一个对于美具有贸易威慑力的领域。因而,将油气贸易作为平衡贸易摩擦的一个重要选项,不失为明智之举。

  事实上,增加美油气进口符合中国实际需求。对中国来说,美低硫轻质原油能够更有效地产出汽油、航空用油等具有高附加值的石油产品,能够弥补中东、北非重质原油在炼制过程中的市场空缺。并且在传统的沙特、俄罗斯油气贸易外,仍有较大市场空间留给美原油进口贸易。当前,中国自产的原油绝大多数是低硫重质原油。从沙特进口较多的油种以沙中原油和沙重原油为主,其特点是高硫中质原油,有利于产出优质乙烯原料—石脑油,适用于硫加工适应性强、需要提供乙烯料、或者需要提供渣油加氢原料的炼厂。从俄罗斯进口较多的油种是ESPO原油,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减压渣油性质好,产量大。从安哥拉进口较多的油种是卡宾达原油、罕戈原油和帕兹夫罗原油等。以罕戈原油为例,其特点是低硫中质原油,适用于需要催化掺渣料或者需要补充部分芳烃原料的炼厂。与这些进口油种偏重质油相比,美以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为代表的油种多为低硫轻质原油。从实践来看,越重原油在提炼过程中所需要的强度更高,提炼过程和所需设备工艺更加复杂,炼油生产出来的精炼产品密度越大,所含多碳偏固态产品比例就越高,比如说沥青。而越轻(密度越小)的原油提炼产生的精炼产品密度更轻,产品往往是高价值的汽油和柴油。甚至有一些超轻油不需要过多的提炼过程,经过简单的蒸馏就可以生产出精炼产品。所以,美出口石油品种在中国国内具有较大需求空间。

  对中国增加与美方的油气贸易平衡贸易逆差最大的担忧,就是担心自己的经济血液—油气掌握在美国人手里。这种担忧是美对遏制中国的一贯做法的自然反应,没有这种担忧才是最可怕的。但如果换个角度想一想,难道从中东或其他地方进口油气就不被美控制吗?难道投巨资从新疆喀什修建一条铁路穿越充满风险的高寒地带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就解决了中国石油马六甲困局了吗?中国60%的油气需要通过最危险的海域进口,美能轻易封锁马六甲海峡,其在海湾的第五舰队就不能轻易封锁瓜达尔港吗?在战时状态,甚至印度海军都能封锁瓜达尔港。如果两种结局都是一样的,选择美太平洋舰队给我们油轮护航似乎安全性更高些。况且,中国不会将自己的经济命脉交给一个从不希望自己健康成长的人手里,从美进口油气仅是多元化来源一部分,确切地说是很少一部分。

  贸易战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这次中美握手言,对石油化工行业最直接的影响体现在:一是中国将扩大对原油、液化天然气口;二是对PDH企业产生积极影响,未来进口液化丙烷加税25%的可能性被取消;三是有利于投资乙烷裂解企业获取乙烷原料;四是有利于特朗普访华时签订的能源投资项目的执行。


  来源: 作者: [关闭窗口]

最近发布
·工信部将制定替代柴油货车路线图
·全球最大FPSO在青岛交付
·大而不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
·美7月运往亚洲原油数量创新高
·管道瓶颈阻碍美页岩油影响力
·碳酸盐岩和深水油气资源成全球增储上产重点
·埃尼在埃及西沙漠获石油发现
·卡塔尔年供越200万吨油气产品
·泰油企计划购海外石油资产
·道达尔准备撤离伊朗
·卢克石油签署伊拉克油田开发协议
·康菲石油考虑出售北海油气资产
·俄气将向欧洲供应天然气
·BP加强与印度的合作
·中企获准在吉建设天然气管道
·中国海油迎来全国首船保税LNG
·广东石油打造首座智慧加油站
·中国石油阿布扎比陆海项目首次提油
·数字新闻
在线投稿广告刊例 联系方式留 言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