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石油企业杂志网络版!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中国石油报
首页| 杂志简介| 言 论| 策 划| 论 坛| 特 稿| 萃 园| 全国理事会| 期刊联谊会| 公 告
  石油企业杂志 > 策划 SCHEME  

库尔德石油招标:陷阱还是馅饼?

  经过繁荣和衰落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石油产业,2017年面临陆续到期的14个区块和新增的6个区块招投标。

  虽然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丰富,但是否在该区投资仍存在“陷阱与馅饼”争议。将该区视为“馅饼”的投资者认为,半自治状态的库尔德地区石油总储量超过尼日利亚,且原油价格非常便宜、分成协议也很合理。倘若某天该自治区可独立成国的话,可能会有资格成为欧佩克(OPEC)成员国。尽管该区在提升其原油产量时面临政治与经济等诸多挑战,但仍有很大投资吸引力。然而,将该区视为“陷阱”的投资者认为,如今库尔德地区的投资环境,虽和以往相比有一定改善,但整体看来仍然不稳,经济危机、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外部环境依然复杂多变,盲目投资到头来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么,当前库尔德地区油气投资环境究竟如何?我国石油企业是否应该进入该区投资?未来在该区投资又应该注意哪些事项?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既不能错过“馅饼”,也不能跌入“陷阱”。

  石油储量为53.39亿桶,天然气储量为14.67万亿立方英尺

  根据2005年伊拉克全民公投规定,库尔德是伊拉克的自治区,北临土耳其,西与叙利亚接壤,东临伊朗,由杜胡克、苏莱曼尼亚、阿尔比勒三省组成,首府位于阿尔比勒省,人口约500万,占地4万平方千米。

  从油气储量情况看,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资料显示,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丰富,石油产量约90万桶/日。截至2017年1月1日,杜胡克、苏莱曼尼亚、阿尔比勒三省的剩余油气商业2P储量为79.21亿桶油当量,其中石油储量为53.39亿桶,天然气储量为14.67万亿立方英尺。石油储量较大的油气田包括库玛拉油气田(储量约25.16亿桶)、沙伊坎油田(储量约6.12亿桶)、塔瓦克开发区(储量约5.01亿桶)、阿川仕油田(储量约3.89亿桶)、郝勒合同区(储量约3.64亿桶);天然气储量较大的油气田有4个,分别是米兰和比纳拜威开发区(两个气田合计储量为8.4万亿立方英尺)、库玛拉油气田(天然气储量为3.46万亿立方英尺)和科莫气田(储量为1.25万亿立方英尺)。2014年6月,库尔德控制了原属于中央政府管辖的位于基尔库克省的阿瓦纳和拜哈桑油田,目前基尔库克省油气总储量为3.75亿桶油当量,其中拜哈桑油田储量为1.68亿桶油当量。

  从石油生产情况看,伍德麦肯锡资料显示,2016年库尔德地区(含基尔库克省)主要油田的石油产量约90万桶/日,其中产量较大的油田包括塔瓦克开发区(11.5万桶/日)、库玛拉油田(11万桶/日)、塔卡塔卡油田(7万桶/日)和沙伊坎油田(4万桶/日)等。未来几年,随着阿川仕油田和郝勒油田投产,产量将迅速上升,至2020年这两个油田产量将分别达到4万桶/日和8万桶/日。基尔库克省的拜哈桑油田产量为7.6万桶/日,未来还将增加,至2020年将达到10.1万桶/日。另外,伊拉克北部石油公司仍控制基尔库克省除拜哈桑和阿瓦纳以外的其他油气田,包括扎姆博、卡巴扎和巴巴古尔等,产量约15万桶/日。

  从天然气生产情况来看,伍德麦肯锡资料显示,2016年库尔德地区主要油气田天然气产量约5.8亿立方英尺/日,其中产量较大的气田目前有两个:一是库玛拉油气田,天然气产量约2亿立方英尺/日;另一个是科莫油气田,天然气产量约3.1亿立方英尺/日。米兰和比纳拜威两个气田预计2020年投产,天然气产量将达到2.19亿立方英尺/日,至2025年这两个气田的产量将占库尔德地区天然气产量的67%。

  从库尔德地区的石油流向来看,2016年11月自然资源部资料显示,库尔德地区石油产量为91万桶/日,其中60万桶/日通过土耳其的赛汉港口出口至国际市场,23万桶/日通过油罐车出口,8万桶/日输往该地区两个炼厂,即苏拉曼尼省的巴赞炼厂和艾尔比勒省的埃尔比勒炼厂,其中巴赞炼厂的炼油能力为3.4万桶/日,埃尔比勒炼厂的炼油能力为10万桶/日。

  库尔德地区目前只有一条石油出口管道,与伊拉克—土耳其管道相连,延伸至土耳其赛汉港。该管道设计运输能力为70万桶/日,目前已连接了塔瓦克油田。从基尔库克省连接该管道的运输能力达30万桶/日的支线管道已建成,由于伊拉克—土耳其管道经过极端势力控制地区,目前已中断输油,该管道承担起基尔库克省部分石油输往赛汉港的任务。此外,该管道连接Demir Dagh油田的支线管道2016年3月已开建,连接阿川仕油田的支线管道正在规划中。

  与外国投资者共签订产品分成合同50多份

  根据2007年库尔德地区石油法规定,自然资源部代表库尔德地区政府与区域内的油气作业者进行谈判,并签订产品分成合同。2002年以来,库尔德地区政府与外国投资者共签订产品分成合同50多份,其中2006年前签订5份,2007年库尔德石油法颁布后掀起了对外油气合作高潮,签订14份合同,2011年签订合同10份。2016—2018年将有14个区块到期,2017年准备推出20个区块进行招标。

  目前,库尔德地区有多家不同类型的石油公司。最早进入库尔德地区的石油公司主要是欧美中小独立石油公司。2007年前,成功进入库尔德地区的有Addax公司、奥地利石油天然气公司、韩国国家石油公司、挪威油气公司DNO、英国Gulf Keystone公司和土耳其的Genel能源公司等。此后,北美马拉松、赫斯、塔利斯曼和西班牙的雷普索尔等石油公司也陆续进入该地区。

  由于伊拉克中央政府反对库尔德地区独立开发油气资源,禁止那些参与该地区油气开发的公司参与中央政府的油气招标活动,为此,极少有大型石油公司参与库尔德地区的油气开发活动。但2011年后,随着埃克森美孚中标库尔德地区6个区块,越来越多的国际大型石油公司进入该地区,雪佛龙、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目前在库尔德地区也有多个区块,俄罗斯石油公司2017年2月与库尔德地区政府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原油购销合同。

  从各公司石油产量来看,根据自然资源部2015年7月披露的信息显示,库尔德地区石油产量较大的有:KAR公司,在库玛拉和基尔库克油田的产量达到29.5万桶/日;挪威油气公司DNO,在塔瓦克油田产量达到17万桶/日;北部石油公司,在扎姆博、卡巴扎和巴巴古尔油田的产量达到15万桶/日;塔卡塔卡作业公司,在塔卡塔卡油田的产量达到15万桶/日;Gulf Keystone公司,在沙伊坎油田的产量达到3.5万桶/日;阿联酋Dana公司和Krescent公司,在科莫油田的产量达到1.6万桶/日;Oryx公司在Demir Dagh油田的产量达到1.1万桶/日。

  从在库尔德地区持有的区块面积来看,俄气、Genel能源、雪佛龙、派特石油、埃克森美孚和道达尔等公司位居前列。在该区油气投资面临的问题是,当前在库尔德地区作业的石油公司普遍面临两个棘手问题:一是储量缩水严重;二是欠款回收困难。

  近两年,随着油价下跌,以及石油公司对库尔德地区石油地质状况认识的深化,其普遍意识到该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前景没有预想的乐观。石油公司发现,库尔德地区的储层岩石孔隙度比预期要差,并且一些油藏含水第二年上升很快,如2016年Oryx公司在Demir Dagh油田钻遇水后放弃了两口井,这种状况在其他油田也大量存在。油价下跌和地质条件变差导致部分石油公司大幅下调储量规模,有的甚至提前退还了部分区块。Oryx公司将其郝勒区块的储量下调了21%,至2.15亿桶;Genel能源2016年将塔卡塔卡油田的储量下调了近一半,由6.83亿桶下调至3.56亿桶。埃克森美孚2015年提前退还了6个区块中的3个,雪佛龙随后也提前退还了Rovi区块。

  受低油价和中央政府财政拨款不能及时到位的影响,2014年以来,库尔德地区政府欠石油公司的债务越来越多,导致石油公司现金流非常紧张。麦肯锡预测,到2017年,在库尔德地区较大的石油公司中,除挪威油气公司DNO外,Genel能源、Gulf Keystone和西扎格罗斯等公司净现金流都将呈负值。大型石油公司依靠较强的融资能力在低油价下可勉强维持运营,小型独立石油公司现金流短缺问题更严重,未来将有更多公司因经营困难而面临破产。

  在对外合作合同方面,库尔德地区政府采用的石油合作模式为产量分成合同,不同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技术服务合同。从条款对外资的优惠程度来看,产量分成合同更具吸引力。在技术服务合同下,政府分成比例最高可达到99%;而在产量分成合同下,政府分成最高仅为90%。

  库尔德地区产量分成合同主要条款包括:许可证期限,勘探期为5年,分为2年和3年两个阶段,可延期2年,开发期为20年,若开发期结束仍有商业生产,可自动延长5年;区块退还,未转化为开发区的合同区块在勘探期末需退还给政府,经批准可延期,如获批应退还25%的非生产区域;政府参股,参股权益不少于5%,勘探期政府权益支出通常由投资者承担,有时开发阶段投资者也要承担政府权益的支出,这部分支出以生产阶段的政府份额油补偿;矿区使用费和产量分成都以单个产量分成协议为单位;定金、租金和杂费,签字定金可协商,但不可回收,生产定金从初产时开始交纳,但不可回收,培训费额度可协商,可部分回收,另需交纳环境基金,可协商且可部分回收;税收,库尔德地区不征收增值税,关税、进口税、红利预提税实行免税,公司所得税由政府代表承包商从产量份额中交纳,目前税率为40%;矿区使用费,除伴生气外,矿区使用费为总产量份额的10%;成本回收,上限为总产量的35%—50%;利润分成,成本回收后的产量根据参与方的权益情况进行分配,分配的方式采用R系数(累计收入/累计成本)按滑动比例进行分配;能力建设付款,有些公司被要求交纳能力建设付款,是石油公司利润油的一定比例,因公司规模情况不同而有差异,通常占总产量的1%—4%。

  投资库尔德地区油气产业几点建议

  当前库尔德地区政治局势仍然不稳,投资环境复杂多变。

  长期以来,库尔德地区政府一直在谋求独立。库尔德地区在伊拉克议会拥有一定席位,许多政治事务都要经过伊拉克议会批准。近两年,库尔德地区政府一直积极推动独立公投,但由于各党派意见难以达成一致,独立公投仍在酝酿中。目前库尔德地区主要有3个比较大的政党,分别是民主党、爱国联盟党和高兰党。三大政党由于利益诉求各异,矛盾颇深。在经济方面,由于战争、难民涌入,加之伊拉克中央政府不能及时拨付财政预算资金,导致库尔德地区政府面临严重的财政问题。腐败问题严重也是造成库尔德地区政府经济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与周边国家关系方面,对库尔德地区局势影响较大的周边国家包括土耳其和伊朗。土耳其历史上就一直反对库尔德地区独立,但当前库尔德地区石油出口受制于土耳其,唯一的出口管道经过土耳其境内抵达港口;同时土耳其在库尔德地区也有较大利益,土耳其能源公司是库尔德地区的主要作业者。库尔德地区急需修建从伊朗出口石油的管道,以免受制于土耳其,但伊朗更倾向于支持伊拉克中央政府。近期,伊朗与伊拉克在未与库尔德地区协商的情况下签订了在伊朗和基尔库克省修建输油管道的备忘录。

  正是看到了种种问题,库尔德地区政府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在改善投资环境方面,库尔德地区制定了较完善的经济发展规划。2016年政府发布“改革和现代化路线图”,主要内容包括:削减政府公职人员,发展农业、旅游、工业等多元化经济等。政府还积极归还石油公司欠款,根据欠款偿还机制每月将归还此前欠款的5%,2017年3月挪威油气公司DNO、Gulf Keystone公司等都宣布,已收到去年10月的部分欠款。此外,政府还积极采取措施解决腐败问题,与德勤和安永分别签订协议,加强对石油收入和支出的审计。

  总体来看,库尔德地区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和有利的合作制度,独立公投正在酝酿中,经济发展路线图正在实施,政治、经济形势也发生了较大改变。但同时也面临油气资源品位低于预期、政局不稳、安全形势严峻等问题,中国油企应如何开展在库尔德地区的油气投资?

  一是寻找上游投资机会。虽然库尔德地区油气资源丰富,但存在政治风险,尤其是伊拉克中央政府并不支持库尔德地区独立开发油气,如果外国石油公司选择在库尔德地区投资,有可能失去伊拉克市场。但风险与收益并存。当前库尔德地区的局势令许多西方石油公司望而却步,这为中国油企提供了机会。在油气上游领域,持续的低油价和政府欠账问题,使许多融资能力弱的小型石油公司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它们不得不通过出售股权的方式维持正常经营。同时,2017年库尔德地区政府拟推出20个区块进行招标,建议通过收购小型石油公司或参与库尔德地区油气区块招标的方式来开拓市场。

  二是重视天然气和炼化市场开拓。天然气市场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管道、天然气处理厂等基础设施的发展。库尔德地区拥有较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但由于缺乏基础设施,天然气管道较少,天然气利用程度较低。目前天然气主要用作化工厂原料,民用燃气市场较小,未来发展潜力较大。此外,库尔德石油管道建设需求也较迫切。目前大部分石油通过土耳其的赛汉港出口,使其发展易受与土耳其关系的影响。因此库尔德地区政府也在努力实现石油出口多元化,筹划通过建库尔德至伊朗的输油管道实现从伊朗出口部分石油,可见在油气管道建设方面库尔德地区仍有大量机会,中国企业应积极寻找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机会。

  目前库尔德地区仅有两座炼厂,日处理原油8万桶,相比其目前近90万桶/日的原油生产能力,境内原油处理能力明显偏低。因此库尔德地区尤其是基尔库克省的炼厂建设需求较强,中国企业应积极关注类似机会,可通过直接提供设计、施工等方式参与炼厂建设,也可通过与政府或企业合作采取收益分成的方式实现投资。

  三是做好政治风险防范和规避。当前,在库尔德投资的最大风险是政治问题,如在基尔库克省归属和库尔德地区独立问题上与伊拉克分歧较大、库尔德地区石油出口严重受制于土耳其、极端分子威胁仍存等,这些都给库尔德地区的石油投资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建议通过购买保险的方式来防范和规避政治风险。A.投保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海外投资险,承保范围主要包括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动乱、政府违约等。B.投保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如世界银行下属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MIGA),该机构的宗旨是向外国私人投资者提供政治风险担保,包括征收风险、货币转移限制、违约、战争和内乱风险担保等。

  四是提高账款回收率。当前在库尔德地区的石油公司普遍面临欠款回收难的问题,虽然库尔德地区制定了每月偿还5%的欠款补偿机制,库尔德地区政府也开始执行该机制,但能否持续履行仍需看财政收入和其他方面支出的情况。在库尔德地区开展油气投资的中国油企一方面应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的沟通和协调,以获得欠款的优先偿还;另一方面可采用以新合同定金抵扣欠款的方式提高账款回收率。


  来源: 作者: 朱昌海 梁宇 [关闭窗口]

最近发布
·做好需求调查 培训有的放矢
·无线通信系统在油气生产管理中的应用
·中国海油炼化科技创新体系的改革实践
·依法治企合规管理是抓手
·管道管理长治久安功夫在落实
·“访惠聚”增加员工培训获得感
·“互联网+会计”时代财务风险防控对策
·应用大数据技术拓展计划管理空间
·美页岩气革命成果流向全世界
·石油巨头持续优化资产结构
·产能过剩仍困扰欧洲炼油业
·库尔德石油招标:陷阱还是馅饼?
·回购合同与产量分成合同案例分析
·“新汇改”后石油外汇交易盈利模式辨析
·积淀信誉的匠气
·让“金点子”变成“金元宝”
·石化企业养老服务社会化建议
·加油站经营的改善措施
·不妨为员工建立安全档案
·从“价格优先”迈向“品质优先”
在线投稿广告刊例 联系方式留 言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