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石油企业杂志网络版!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中国石油报
首页| 杂志简介| 言 论| 策 划| 论 坛| 特 稿| 萃 园| 全国理事会| 期刊联谊会| 公 告
  石油企业杂志 > 特稿 SPECIAL MANUSCRIPT  

克拉玛依握手瓜达尔
“一带一路”上一座石油城转型升级传递出的示范价值

  “克拉玛依是世界上唯一以石油命名的城市,一座应运而生的城市;瓜达尔港是世界上一座以风命名的城市,一座应势而生的城市,两座美丽城市的合作,使她们成为在诸多领域具有示范价值的城市,必将载入两国史册,进入世界视野。”

  这是2015年8月11日—12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举行的中巴经济走廊(新疆·克拉玛依)论坛上,来自中巴两国政府、企业、智库、社会组织、媒体机构等约300位参会代表围绕“共商中巴合作,共建繁荣走廊,共享和谐发展”主题展开讨论,并审议通过《新疆克拉玛依宣言》中的一段文字。

  通过这个论坛,克拉玛依这座“因油而兴、因油而建”的资源型城市,向世界传递出,克拉玛依正通过发挥优势产业、培育新兴产业、营造良好环境,以世界的视野思考和推动克拉玛依的资源型城市转型与可持续发展的美好前景。

  一如时任新疆克拉玛依市市委书记陈新发在论坛上发言时的表述:“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为克拉玛依的转型升级带来了新的契机,克拉玛依十分愿意在城市合作领域与巴基斯坦友好城市展开深度合作,共谋战略发展,共享美好前景。”

  以这次论坛为时间节点,回望4个月之前。

  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进行国事访问,宣布正式启动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习近平主席在巴基斯坦议会发表题为《构建中巴命运共同体开辟合作共赢新征程》的重要演讲中提出,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巴实现共同发展的重要抓手。我们要发挥走廊建设对两国务实合作的引领作用,以走廊建设为中心,以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合作布局。

  2015年4月20日,在中巴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克拉玛依市和巴基斯坦瓜达尔区签署了缔结友好城市关系的协议书。

  克拉玛依市与瓜达尔区建立友城关系,成为贯彻和落实“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战略的具体实践者,也成为新疆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目标的具体推动者。

  对于就国内地理区域,位于西部边疆小城—克拉玛依市,因为缔结了“瓜达尔”,不仅具备了国际化元素,而且让克拉玛依具有了独特的区位优势,成为中巴“一带一路”合作旗舰项目中的一员。参与“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也为克拉玛依打造“一带一路”样板城市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跳出克拉玛依发展克拉玛依”遇上了“瓜达尔”

  沿着时间轴展开,中巴两国关系可以追溯到古代丝绸之路。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政府和中国许多企业,为巴基斯坦的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增进了两国友谊。巴基斯坦也成为最欢迎中国人的国家之一,被许多中国人称为“巴铁”。2013年,中国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再进一步,两国政府提出了共同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战略蓝图,希望加强中巴之间交通、能源、海洋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深化两国之间的互联互通。2014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来访的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达成共识,瓜达尔港被列为促进中巴“一带一路”合作的旗舰项目。

  中巴经济走廊北接中国新疆喀什,南抵巴基斯坦阿拉伯海沿岸的瓜达尔港。从地理位置上看,克拉玛依不如喀什,但是在中巴合作中克拉玛依却是一只起得很早的“鸟儿”。

  克拉玛依人,在没有草、没有水的荒漠戈壁上,传奇般的建成了中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级大油田,建成了2000万吨级炼油加工基地,建起了一座被誉为“西部明珠”的现代石油城市。但是,危机感还是时时侵扰着克拉玛依人。

  作为石油石化产业占主导地位的资源型城市,国际大宗商品及国际原油价格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对克拉玛依产生直接影响。比如2008年国际油价的暴跌。油价从历史最高价位147.27美元/桶,不到半年的时间,在2009年2月跌到了33.98美元/桶。按照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要求,新疆油田公司(克拉玛依油田)2009年的原油年产量从2008年的1220.7万吨主动下调到1089万吨。仅调减原油生产131.7万吨,克拉玛依地区生产总值就减少了180.9亿元,地方财政收入减少5.6亿元。再一次暴露了克拉玛依因油而生、因油而兴,抵御风险能力的薄弱性。

  不仅只是油价侵扰,2009年的克拉玛依和全国大多数城市一样,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也进入了工业化升级和现代化建设的关键阶段。一方面,作为经济社会发展支柱产业的石油石化工业急需与信息化融合,实现持续改造和提升;另一方面,城市传统的管理和服务模式,需要借助信息化手段,不断提高质量、效率和现代化品质。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座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单一的经济和产业结构,面临的可持续发展挑战。要想避免未来矿竭城衰,需要抓住国家推动新经济发展的历史机遇,积极培育发展高科技产业、金融业和现代服务业,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优化,推动资源型城市向综合型城市转型。

  增强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成为克拉玛依现代化建设进程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而紧迫的课题。2010年,克拉玛依决策层明确提出了打造“世界石油城”的发展战略。

  “打造世界石油城”的实质,就是要加快转型发展。从不可持续的“资源立市”的发展方式,转变为可持续发展的“多业兴市”的发展方式。

  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升级的政策思维转变的方向在哪里?克拉玛依市坚定地给出了答案:让城市独特的优势,在区域竞争合作中更具有竞争力。“要跳出克拉玛依发展克拉玛依;要用世界的眼光发展克拉玛依;要走高端路线发展克拉玛依。”

  2011年10月底,时任克拉玛依市长的陈新发作为克拉玛依市的党员代表,在新疆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分组审议党代会报告过程中,向大会提出了一项建议:“提请自治区第八届党委会向国家有关部门建议,建设一条横跨天山的国际经济走廊。”

  克拉玛依决策层设想的这条经济走廊,以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作为主要连接枢纽,根据城区综合实力,设置几个中心城区,形成类似于大河流域性的经济生态链。比如克拉玛依、阿克苏、喀什作为中心城市,带动周边的小城镇形成区域经济,共同发展,最终汇入国际经济走廊。陈新发认为,建设这条国际经济走廊一举三得:第一,可以加强区域经济合作,大幅度提升新疆跨越式发展的效率和效果。第二,可以更高效、高速地落实国家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第三,可以将中国、俄罗斯和中亚、南亚地区各国之间的经济交往能力大幅度提升。

  这项建议是克拉玛依市委市政府与谋划“打造世界石油城”战略同步思考的。并且认为,为了助力新疆的跨越式发展和克拉玛依自身的转型发展,克拉玛依必须先行一步。

  据时任克拉玛依市外事办主任孙志强和副主任程铭哲回忆。

  2012年春节刚过。他俩就被请到市长办公室。陈新发要求市外事办调动一切资源,在南亚地区选择一个具有地缘优势的地区或城市,使克拉玛依与其建立实质性联系,以图后续深层合作,带动“跳出克拉玛依发展克拉玛依”。

  具体负责的程铭哲说,在那之后的近一年时间里,他们趴在电脑前看世界地图、大量阅读南亚地区的经济、政治、地理、历史、文化资料,成为了一项日常工作。

  2013年2月底的一天,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的一则腾讯新闻引起了程铭哲的注意:新加坡企业运营瓜达尔港未收到预期效果,巴基斯坦将瓜达尔港移交给中国企业运营。

  瓜达尔,这个在当地乌尔都语中意为“风之谷”的地名,伴随着阿拉伯海风,就这样进入了很多中国人的视野,也进入了克拉玛依市决策层的视野。经过全方位调研之后,克拉玛依决策层感到:瓜达尔所具备的地缘优势,仿佛就是为新疆和克拉玛依的发展量身定做的伙伴。

  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克拉玛依市外事办通过新疆自治区外事办、全国友协、中巴友协、外交部、中国外运集团、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等等各种渠道,向瓜达尔伸出“橄榄枝”。终于,在习近平主席2015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期间,克拉玛依和珠海分别以能源合作、港口合作为切入点与瓜达尔区结为友好城市。

  由此,2015年8月11日至12日,“中巴经济走廊·克拉玛依论坛”在克拉玛依成功举办;10月,来自瓜达尔的第一批5名医务工作者开始在克拉玛依市中心医院接受培训。2016年3月13日,第二批5名巴基斯坦医生、5名教师开始在克拉玛依接受系统培训:4月4日,克拉玛依向巴基斯坦瓜达尔区捐赠医疗救护车、校服等民生物资,提供教育培训项目等惠及瓜达尔民众的“民心工程”正式启动,将连续10年,每年20人,为瓜达尔区及巴基斯坦其他地区中小学生提供小学至高中阶段的普通学历教育。

  从克拉玛依与瓜达尔建立友好城市的过程来看,瓜达尔出现在克拉玛依的转型发展之路上,决非一个孤立事件,更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是“跳出克拉玛依发展克拉玛依”的切实举措;是“用世界的眼光发展克拉玛依”的主动出击;更是“走高端路线发展克拉玛依”的开创之举。

  选择了“你”就融入了“一带一路”建设

  瓜达尔港在中巴经济走廊中至关重要。其最为全球瞩目的身份不是文件上使用的“区”,而是“港”—一个风平浪静、没有冰冻期、水深达15米的深水良港。

  放眼亚洲版图会发现,瓜达尔占据着非同寻常的战略地理位置。它南临印度洋,西靠阿曼湾,离世界石油咽喉霍尔木兹海峡仅400多公里,是连接南亚、中亚、西亚水陆联运的枢纽,也是亚洲大陆经红海通往欧洲、南下印度洋到非洲距离最近的港口。它连通了中国新疆的喀什和阿拉伯海,从而连通了中东波斯湾的石油资源和金融中心迪拜,未来还将成为中东石油运往中国的一个中转站,使中国进一步减轻对马六甲海峡通道的依赖。

  2016年11月13日,“一带一路”建设历史上的一个关键节点。这一天,中远海运“克斯克·威灵顿”号轮满载中国货物驶出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驶向中东和非洲。而这些中国货物则是历经14天,由首支中巴经济走廊联合贸易车队从新疆喀什运达瓜达尔港的。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称这50辆中国卡车的到来是“分水岭性的事件”,不仅标志着中巴经济走廊正式贯通,而且表明瓜达尔港正式开航启用。在开航揭幕典礼上,谢里夫宣布:“今天标志着新时代的黎明。”

  “新时代”“黎明”,外界普遍认为谢里夫连用了两个分量极重的词,表达了对瓜达尔港良好前景的厚望。

  作为中巴经济走廊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港口和旗舰项目,瓜达尔港的开航极具里程碑意义。既是第一次有贸易车队自中国新疆喀什由北向南成功穿越巴基斯坦西部地区,也是瓜达尔港第一次大规模向海外运载集装箱,让“一走廊、多通道”理念成为现实。

  瓜达尔港的投运,就中国新疆而言有了“出海口”,就克拉玛依而言“拉近了与海,与世界之间的距离”。

  今年5月19日上午10时许,来自瓜达尔港的16个品种的冰海鲜产品历时34个小时,首次抵达深居亚欧大陆腹地的克拉玛依。这是瓜达尔港海鲜的第一次“出国远行”,也是克拉玛依市民在家门口与印度洋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更为重要的是,这也是克拉玛依市本土企业在巴基斯坦投资后的首笔贸易。新疆宇飞国际渔业有限公司投资的中国宇飞海洋科技(瓜达尔)有限公司是巴基斯坦证监会第一家获得营业执照的瓜达尔中国企业,也是目前新疆首家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投资建设的企业。该企业计划投资5.1亿元人民币,在瓜达尔港建立海产品冷冻车间、海产品深加工车间、海水淡化厂、制冰厂、包装厂和海洋科技研发中心,项目建成后将是瓜达尔港最大的渔业中心。

  5月27日,克拉玛依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瓜达尔区海鲜推介会。再次运送至克拉玛依的瓜达尔港的冰海鲜“旅途”只用了16小时,相比一周前提速一倍。

  瓜达尔港的海鲜如此快捷地运至克拉玛依,让一次普通的进口贸易,不仅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沿线贸易日益密切的缩影,而且对于克拉玛依来说意义非凡。它打通了克拉玛依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空中通道,将克拉玛依迅速而紧密地和“一带一路”捆绑在了一起。

  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带来的历史机遇,克拉玛依发展外向型经济,帮助更多像宇飞公司这样的企业走出去,已成为克拉玛依未来转型升级的关键。目前,克拉玛依市与亚欧、北美等国家的15个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加入了世界能源城市伙伴组织,城市对外合作水平和国际知名度逐步提升。未来,克拉玛依将充分借助境外友好城市等平台,加强对外交流合作,特别是要加强与瓜达尔港等“一带一路”上重要节点城市以及产油地区的友好往来与经济合作,打造更加完善的外向经济发展体系,实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互利共赢。

  “创造条件”让克拉玛依的区域优势显现出来

  对于克拉玛依来说,曾经最让人感到不便的就是遥远的距离。“只用16小时,就能够吃上来自印度洋的冰鲜海鲜,是做梦都梦不到的事”。

  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克拉玛依,远离内地市场。去内地,最快的方式也往往需要从克拉玛依到乌鲁木齐转乘飞机。“距离感”,让克拉玛依这座石油城常常陷入被边缘化的风险中。

  不说远的,仅就新疆的经济布局来看,主要的两个经济带:一个是天山北坡经济带;一个是环塔里木盆地西北缘带。克拉玛依市的独山子区在天山北坡经济带上,而克拉玛依市的中心城区却不在这个带上,还有150多千米的距离。

  怎样才能加快发展避免被边缘化呢?那就是要打造“世界石油城”,迅速抢占发展的制高点。

  陈新发在《对克拉玛依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思考》一文中指出:我们要打造的“世界石油城”,是一座有能力向世界提供与油气相关的系统服务的城市,是一座可以摆脱对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的依赖、有能力到世界油气富集区乃至更大范围的市场挣钱来保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综合型城市。更直白地说,就是要用世界油气富集区乃至更大范围的资源、市场来滋养克拉玛依,确保克拉玛依的可持续发展。

  克拉玛依与周边城市最大的差异,就是拥有雄厚的石油石化工业基础。这让克拉玛依该走什么样的差异化发展道路也是一目了然。

  摊开世界地图看,大型的油气富集区主要的只有几处。跳出克拉玛依看世界,让克拉玛依看到自己正好处于世界级油气富集区之一的“新疆与中亚油气富集区”中。

  这一区域包括中国西部、中亚、西亚、南亚和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区,是世界石油产业的聚集区,已发现的石油资源储量约占全世界的80%。

  着眼中国对外经济辐射带,克拉玛依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泛中亚经济走廊(俄罗斯西伯利亚—南亚经济走廊)交汇的重要枢纽节点城市,是国家西部战略、新疆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是中国石油西进中亚、俄罗斯的重要基地。

  放眼丝绸之路经济带,特别是在亚太经济圈、欧洲经济圈连接带中,中国新疆、巴基斯坦瓜达尔、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无疑具有较为重要的地位,而在三国城市群中,克拉玛依所拥有的产业综合实力优势、地理位置优势十分明显,具有左右逢源的最强实力。

  充分发挥石油工业优势,克拉玛依“因油而生,因油而兴”的区域优势显现出来。着眼于推进资源型城市转型与可持续发展,克拉玛依为打造世界石油城制定了“632”战略核心。即,加快建设油气生产、炼油化工、技术服务、机械制造、石油储备、工程教育“六大基地”;加快培育发展金融、信息、旅游“三大新兴产业”;构筑高品质城市、最安全城市“两个平台”。

  发展理念对一个地方的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只有先进的理念才能支撑高端城市的可持续发展。经过6年的持续转型升级,克拉玛依六大基地建设全面推进,战略新兴产业迅猛发展。

  “六大基地”建设成效显著。油气生产方面:发现了昌吉、玛湖、金龙等亿吨级大油田;地方和央企在低效油田、油砂矿、天然气等领域开展能源合作开发取得重要进展;红山油田公司、宇澄公司开启了自治区油气合作开发的新模式。炼油化工方面:完成了克石化公司属地法人注册与合资合作改革;克石化工业园区注册各类企业120余家,园区石油化工、天然气化工、轻烃深加工产业链不断延伸,被命名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石油化工)示范基地。技术服务方面:瞄准向新疆、我国西部和中亚地区提供全方位石油石化技术服务的目标,大力提升工程技术、工程建设、油气生产、科学技术和物流等六方面的服务能力,拥有各类科研机构34家、地方技术服务企业100余家,面向俄罗斯、苏丹、巴基斯坦等12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油气总包服务。机械制造方面:加快建设面向中亚的机械制造、机械交易和机械装备技术服务中心,中船重工、哈里伯顿(DBS钻头)、宝钢集团等多家国内外知名企业落户克拉玛依市,目前已有机械制造业企业96家。国际石油天然气及石化技术装备展已成为国内规格最高、中国西部乃至中亚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石油展和石油装备交易平台。油气储备方面:建成了647万立方米石油和45亿立方米天然气的油气储备基地,国内最大的储气库项目—呼图壁储气库为西气东输稳定供气、新疆北部地区工业和民生用气发挥了重要保障作用。工程教育方面:以面向中亚提供系统的石油石化技术培训和专业人才培养基地为目标,规划建设了工程教育基地,包括近30项石油教育专业和20项其他辅助工程和技术专业,具备2万人次/年的培训能力。

  特别是在金融、信息、旅游产业的带动下,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10年的14.1%提高到2015年的31.9%,城市经济发展抗风险能力显著增强。尤其是2016年,面对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和油价持续低位徘徊,克拉玛依市充分挖掘石油石化上下游一体化的潜力,信息、金融、旅游三大新兴产业多点发力,增速分别达到20.2%、6.1%、20.9%,为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注入了强劲动力。

  正是得益于城市转型战略谋划得早、推进得扎实,在遭遇2014年油价断崖式下跌和之后的持续低迷,让克拉玛依人感慨万千,“万幸,如果没有从2010年就开始自觉转型,这次3年的低油价期,克拉玛依将如何承受的起?!”“创造条件”抓建设,克拉玛依的区域优势越来越明显。

  如今,克拉玛依—塔城高速、克拉玛依(乌尔禾)—阿勒泰高速竣工通车,克拉玛依—乌鲁木齐城际铁路开通运营,克拉玛依—塔城铁路开工建设,新增3条直通内地航线,区域交通枢纽和物流中心体系初具规模。在国家打造联通内地与中亚、西亚、南亚及欧洲的铁路、公路、航空、信息、管道等为一体的区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克拉玛依挣脱了被边缘化的危机。

  构建高端外向的现代产业体系推进转型发展

  一个科学的转型升级战略,应当“顶天立地”。“天”,就是当代前沿、高端产业;“地”,就是自己的传统优势产业。

  为了走出大多数资源型城市“因油而兴、油竭而亡”的历史宿命,坚定不移地向“世界石油城”的目标迈进,信息产业成为克拉玛依重点培育发展的新兴产业。

  在很多人还理不清“云计算”是“神马浮云”时,克拉玛依的“智能油田”“智慧城市”建设,依据的就是能够海量存储的“云”。由此,克拉玛依发展云计算具备区位、能源、气候环境、土地资源、地质构造、语言文化、通信网络7大优势。

  国家“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出台后,克拉玛依决策层更是提出:要把克拉玛依打造成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信息中心、石油中心。

  而伴随着华为云服务数据中心、中国石油数据中心(克拉玛依)投入使用,国家“一带一路”大数据中心、“天地图·中亚空间信息枢纽”项目落户克拉玛依市;昆仑银行设立北京国际业务结算中心,伊犁分行已获批筹备,中国石油专属财产保险公司海外业务进一步拓展;中亚商品交易中心成品油直批业务上线交易,进一步拓宽了交易渠道;资本市场发展迅速,12家地方企业成功登陆全国股转系统;魔鬼城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积极推进,克一号井、百里油区等石油工业旅游项目基本建成。克拉玛依信息、金融、旅游三大新兴产业呈现出勃勃生机。

  值得注意的是,克拉玛依在多年的智慧城市建设和运行过程中,还培养出了一批信息标准、数据建设、系统研发、网络管理和运行维护方面的专家,培育了具有一定规模的信息技术服务企业,通过本地化和就近的技术支撑和维护,实现了高效建设和平稳运行,推动了信息技术在数字强政、数字惠民、数字兴企等领域的广泛应用,水、电、气、暖、讯专业化服务延伸到家庭,城市管理更加智能化、精细化。

  科技与信息为“世界石油城”插上转型升级的腾飞翅膀。

  如今的克拉玛依,世界石油城、智慧城市等新的标签取代“石油”成为克拉玛依的名片,这背后是克拉玛依调优经济发展方式、摆脱石油依赖的不懈努力,不断有新事物、新技术在克拉玛依集中,组成功能完善的城市发展集群。

  “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经过60年的发展,拥有较好石油工业基础,以及高新技术和高素质人才队伍的克拉玛依,在我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中,不仅可以自己生产、加工石油天然气,而且具有面向整个新疆与中亚油气富集区乃至全世界油气产地提供技术、装备、产品和管理模式服务的能力。

  比如,克拉玛依与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签订了金融支持新疆石油工程技术服务产业战略合作协议,搭建了服务企业发展的新平台。一是借助中国与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三国签署的边境贸易本币结算协议,发挥昆仑银行在产融结合、国际业务领域中的比较优势,拓展在中亚五国的贸易金融,争取成为我国与上合组织国家跨境贸易本币结算试点城市;二是依托中亚商品交易中心,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互联网金融中心;三是借鉴新疆油田公司咨询中心(生产力促进中心)服务中小企业的经验和自我内部运行机制,依托已经建成运行的“亚欧跨境电子商务平台”“电子商务通关服务平台”“电子商务平台”,实现新疆外贸转型升级和跨境商务新发展,帮助更多中小微企业面向中亚、西亚和俄罗斯市场走出去,最终建成面向“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互联网口岸。

  2016年9月,为了让克拉玛依市成为中国面向中亚地区开展石油石化专业学历教育、职业培训最佳城市,建成的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已经迎来了新生。借助与中国石油大学合作办学的便利条件,在纳入国家教育体系的基础上,目前,克拉玛依正在积极争取将克拉玛依工程教育基地纳入上海合作组织教育合作范畴,确立为“中国—中亚油气产业技术人员培训基地”。

  2017年3月,克拉玛依市迎来了新一届党委书记赵文泉。他说。当前,克拉玛依的发展已经到了爬坡过坎、再上台阶的关键时期,下一步克拉玛依将继续坚持“632”发展战略,围绕打造“世界石油城”的目标,以推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抓手,力争在石油石化下游产业链延伸、现代服务业和油气服务业及建设交通综合枢纽方面实现优化和突破,进一步加快克拉玛依的转型升级。

  赵文泉介绍,今后,克拉玛依市不仅与区域各方在产业发展上加强协作,还将与区域各方共同参与到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与区域各方共享“走出去”发展平台,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


  来源: 作者: 本刊记者 牟雪江 [关闭窗口]

最近发布
·争做新丝绸之路上的明珠
·“一带一路”上一座石油城转型升级传递出的示范价值
·市场化国际化背景下中国石油企业文化研究
·和化石燃料投资说“再见”
·过度依赖天然气将导致资产搁浅
·从世界石油大会聚焦点看2017年能源热点行情
·全球电力投资首超油气
·沙特经济现8年来首次萎缩
·美国掀全球天然气市场风潮
·中国能源需求已达峰值
·两桶油旗下炼厂计划减产
·页岩气区块招标:门槛提高
·油气管网规划:适度超前
·对能源安全观的审视与框架分析
·声音
·5月份石化行业延续良好态势
·OPEC6月原油产量超预期
·2050年石油需求或下降
·投资缺乏将导致石油供应短缺
·去年全球电力投资首超油气
在线投稿广告刊例 联系方式留 言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