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石油企业杂志网络版!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中国石油报
首页| 杂志简介| 言 论| 策 划| 论 坛| 特 稿| 萃 园| 全国理事会| 期刊联谊会| 公 告
  石油企业杂志 > 特稿 SPECIAL MANUSCRIPT  

中哈能源合作:枝繁叶茂
中哈油气合作20年成为惠及两国人民的互利共赢典范

  2017年6月4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在哈萨克斯坦累计生产原油2.9亿吨的成绩向中哈油气合作20周年献上厚礼。

  时间回转20年。加快“走出去”步伐的中国石油人把目光投向中亚大国哈萨克斯坦,并且抓住了机遇,1997年6月4日成功中标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油田开发项目,在阿克纠宾点燃油气之梦,书写了中哈能源合作浩瀚篇章的“卷首语”。

  时间历经20年。中国石油作为中哈能源合作的排头兵和主力军,从在中哈能源合作中艰苦创业,奋力拼搏,已形成集油气勘探开发、管道建设与运营、工程技术服务、炼油和销售于一体化的油气合作格局,奏响了中哈能源合作雄浑乐章的“最强音”。

  截至6月6日,中哈原油管道已累计向中国输油超过1亿吨,中亚天然气管道已累计输气1812亿立方米。中国石油在哈萨克斯坦的累计投资和上缴税费均超过400亿美元,不仅发现了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最大的陆上油田——北特鲁瓦油田,所参股企业2016年原油产量占哈国产油量的25%,原油权益产量在哈萨克斯坦油企中排位第三。

  时间走过20年。如今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新机遇下,中哈能源合作正萌发出新的生机。

  中哈油气合作起点连战皆捷

  时间回转20年,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经过经济的长期高速发展,中国已经从石油出口国转变为进口国。面对国际能源格局的变化以及国内经济发展的需求,“多煤、少油、贫气”的中国,面向海外寻找安全、高效、可持续的清洁能源,已经成为战略抉择。中国明确实施“走出去”战略,鼓励中国企业不但要利用好国内资源和国内市场,还要更多更好地利用国外资源和国际市场,提高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石油大力实施国际化战略,积极参与全球油气市场的竞争,大力开展国际化经营。

  1997年,中国石油购得阿克纠宾油气公司60.3%的股份,踏上中哈油气合作的求索之路。

  据媒体记载,1997年初,哈国政府再次拿出阿克纠宾公司60.3%的股份公开招标时,阿克纠宾公司的情况是:所辖的让那若尔和肯基亚克两个油田——让那若尔油田为主力油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投入开发,年产量200余万吨,临近衰减期,设备陈旧老化,维持产能必须投入大量资金;肯基亚克油田包括盐上与盐下两个油藏,盐上油藏1966年开发,年产量50万吨左右,已进入衰减期,盐下油藏由于地质复杂和技术制约,前苏联于1980年探明储量后,所打探井绝大多数报废,十余年来没有任何进展。更糟糕的是,阿克纠宾公司还背负着大笔的债务。

  尽管如此,当时的中国石油投标组在阿克纠宾查阅资料编制竞标书时注意到这样一组数字:呈现老化的让那若尔主力油田年产量235万吨,占全公司产量的90%,在前苏联时期编制的开发方案中,设计最终采出率为17.6%,实际生产仅为6.6%。

  根据国际开发经验,此类油气田的最终采出率可高达35%—40%。这数字间的差额就是巨大的财富。它说明油田一直处在低效低产的运行中,无论是技术还是设备原因,都有让油田挖潜高效高产起死回生的可能。

  中国石油在收购阿克纠宾公司时,还有一个细节值得重述,那就是哈政府拍卖的是让那若尔油田和肯基亚克油田盐上油藏,因为这两个是开发油藏,而肯基亚克盐下油藏由于难以开发,被哈国政府当作附属品送给了中国石油。

  而这在中国石油人的眼里,只要地下有石油哪有取不出来的!

  技术本身就是海外企业立身之本。

  2000年,中国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总部成立了以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研究中心、新疆油田研究院和哈国里海研究院联合组成的肯基亚克盐下油藏项目组,开始编制勘探开发方案。2001年底,经国内专家评审,虽然认为资料不全,总体生产规模依据不足,但同意进入实验性钻探。

  2002年3月,阿克纠宾大草原上的积雪还没有融化,钻机的轰鸣便震响了沉睡的大地。一年后的3月30日,肯基亚克油藏盐下大斜度井H8002井闯过了无数的复杂地质难关,历时11个月成功完钻,大斜度井段876米,水平位移650.3米,日产原油200吨。

  这口井不仅是哈萨克斯坦,而且是独联体国家在4400米井深钻探成功的第一口大斜度井。

  首战告捷,孕育的破竹之势,带来的是连战皆捷。

  2004年,在阿克纠宾肯基亚克油田雪原上,H8010井经过技术改造后日产油达到1150吨,宣告盐下油藏被中国石油彻底打开。

  这个被所有的石油专家认定为存在着两个世界级难题的盐下油藏:一是油层所在的岩层属异常高压底孔低渗油气层,非均质性多天然裂缝,加之油层埋藏深,巨厚盐层下储油层难以预测;二是油层上覆盖着超过3000米的巨厚盐岩层,岩层可钻性差,钻井中盐岩的任何蠕动都会导致井径不规则,造成油井报废。盐丘高压气层异常活跃,又极易发生井喷。

  也正是因为这两个难题使钻井成本极高,而成功率极低,造成肯基亚克油田失去了经济开采价值而被封存。

  是中国石油利用水平井、大斜度井技术攻克了这个世界级开发难题,让一个年产能200万吨的油田出现在肯基亚克草原上。

  肯基亚克盐下油藏的成功开发轰动了哈国,轰动了中亚,轰动了世界石油界,以石油开发的典型范例载入了世界石油史的史册。

  “通过应用老油田开发技术、攻克盐下油田开发的世界级难题以及新区块的资源接替,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油气当量连续5年保持1000万吨,比接管时增加了3.4倍。”阿克纠宾项目总经理王俊仁说。

  构筑互利共赢合作典范

  据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副总经理叶辛古诺夫这位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介绍,1997年阿克纠宾的模样是:只有几家饭馆,没有像样的宾馆,道路失修坑洼不平,晚上还总有几个小时停电,经济十分困难,以至于当时很多幼儿园卖给了私人当办公室……

  从进入哈萨克斯坦的第一天起,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便践行奉献能源、创造和谐的核心价值观,逐步形成尊重、融合、互信、双赢的海外合作大格局。

  在中哈合作前,当时的阿克纠宾公司只有前苏联时期设计并处于半停产状态的第一油气处理老厂,设备和生产流程严重腐蚀、老化、破损,处理的天然气含硫超标,只能放空燃烧,这不仅造成了资源浪费,同时也污染环境。1997年中国石油接手之后,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投资改建和新建了第一、二、三、四油气处理厂等一系列天然气处理与综合利用工程,使油区和当地的环境有了一个新的面貌。

  在谈到公司为当地环境带来的变化时叶辛古洛夫介绍:2000年前,油田开采中产生的伴生气基本都是放空烧掉,而现在的伴生气几乎是百分之百地经过专门处理后用于居民的生活;现在除了满足自身的需求之外,阿克纠宾州的天然气还销往南哈州等全国其他地区,特别是改建和新建天然气处理厂之后我们还可以生产液化气,目前当地的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公司还每年为阿克纠宾的体育、文化、教育、农业等领域提供赞助,并为当地提供廉价天然气,阿克纠宾气化率几乎达到100%。”叶辛古诺夫说。

  随着阿克纠宾项目原油产量的不断攀升,我国第一条陆上战略级跨境长输管道——中哈原油管道应运而生,形成了我国西北部能源国际战略通道的雏形。2004年至2005年,中国石油又在管道沿线的库姆科尔地区战略性地开展了KAM、ADM和PK上游项目的合作,总计千万吨的石油资源量让能源巨龙底气更足,将阿克纠宾项目的天然气输往哈国南部的哈南天然气管线由此诞生。

  阿克纠宾的天然气在温暖了哈国南部人口密集地区的同时,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的发展也为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阿克纠宾州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王俊仁介绍:现在公司是阿克纠宾州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油价高的时候,公司曾占全州经济的50%以上,20年累计缴纳税费150亿美元。20年累计向当地政府捐赠6.94亿多美元,用于阿克纠宾州以及哈萨克斯坦其他地区的基础设施、医院、文化教育等机构的建设和维修。

  中油阿克纠宾油气公司20年来为中哈能源合作以及为当地环保、社会发展所做出的突出成就,也受到了哈萨克斯坦国家高层领导人多次好评和感谢,被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誉为“中哈油气合作的典范”;各项目涌现了一批受到百万石油人尊敬的楷模,其中5人次先后获得哈萨克斯坦二级友谊勋章,赋予了“铁人精神”新的时代内涵,展现了中国工人的良好形象。

  丝路经济带主干道新章节

  中国,紧邻中亚。在历史上,一条丝绸之路就把中国和中亚多国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里油气资源丰富,号称“21世纪的能源基地”。在中亚地区,被视为清洁能源的天然气资源储量巨大。而位于古丝绸之路交通要冲的哈萨克斯坦则被喻为“21世纪的能源基地”油气开采量增长潜力最大的地区。

  6月7日到10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哈萨克斯坦。在这里,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了共同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宏伟倡议。“一路一带”倡议提出4年来,中哈在多个领域合作成果收获颇丰,中国企业善抓机遇“走出去”表现不凡。

  2013年9月7日,“一带一路”合作由哈萨克斯坦发端,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时间开启的当天,习近平主席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共同出席了中哈天然气管道二期,即哈萨克斯坦南线天然气管道工程(简称哈南线)第一阶段开通仪式。承载着国家能源发展的梦想,这一由中哈两国合资建设的项目,堪称哈国内最受瞩目的民生工程。它将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哈西部与人口众多的南部相连,使南部获得本国天然气供应的充分保障,哈近半数人口将告别无天然气可用、只能烧煤的历史。

  可以说,中国石油在哈多年成功管理和运作的一系列能源项目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夯实了基础,成为经济带建设的一个个有力支撑点,而中哈原油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则绘成经济带的重要路线。

  作为“一带一路”设施联通的标志性能源通道,横贯中亚三国的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B、C线,有1300千米穿越哈萨克斯坦境内,而中哈共建的哈萨克斯坦南线天然气管道在中亚地区与中国之间开辟了天然气资源输送的第二通道。来自中亚的清洁能源,惠及我国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5亿多人口。

  据中哈天然气管道合资公司(AGP)行政副总经理刘定武介绍,2010年至2016年,中哈原油管道年输油量连续7年超过1000万吨。如今,这条“丝绸之路第一管道”已累计向国内输送原油逾1亿吨,进入“亿吨”时代。与此同时,截至今年3月底,天然气管道累计向国内供气1743亿立方米,惠及我国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香港特别行政区5亿多人口。

  “2013年哈南线第一阶段工程建成投产以来,公司已开始利用该线路连接中哈天然气管道C线向哈南部输气。截至2017年3月,共向哈国内市场输气63.63亿立方米。”哈南线天然气管道合资公司中方总经理王立军向媒体表示,未来,这条管道在满足哈南部地区用气需求的同时,可将剩余天然气输往中国,年供气能力50亿立方米,真正为两国人民造福,是两国能源领域合作互利共赢的又一力作。

  从阿克纠宾出发,把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的2/3“落户”在哈国境内,20年来,中国石油还积极布局里海东岸的北布扎奇和曼格什套项目,它们成为逐浪里海石油市场的前哨;入股卡沙干项目,试水里海北部巨型海上油田;购买奇姆肯特炼厂50%股份,进一步发挥上下游一体化优势;将宝石花加油站“播撒”在哈国城郭村野,展示中国石油品牌形象,用共赢串起友谊的明珠,在合作共赢中不断增加新的章节。

  “近几年来,油气贸易已占到整个中哈贸易额的60%以上。中国石油在哈是产量仅次于雪佛龙的第二大国际石油公司。我们通过投资带动、项目滚动、整体规模推进的发展模式,目前在哈已形成油气勘探开发、管道建设与运营、工程技术服务、炼油和销售于一体的完整的上中下游产业链,对资源国的经济带动作用明显。”中国石油哈萨克斯坦公司党委书记卞德智说。

  中哈能源合作为哈萨克斯坦的社会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据海外网统计,迄今为止,中国石油为当地提供超过3万个直接就业岗位,企业员工本土化率达98%以上,社会公益活动惠及200多万人。

  而作为该倡议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哈萨克斯坦在产能、能源、互联互通等领域与中国不断增进合作,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枢纽。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日前谈及中哈关系,充满感情:“哈中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成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典范。哈萨克斯坦近年取得的巨大发展离不开中方的大力支持。”

  2017年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6月10日正式对外开放。在9日晚间的开幕式上,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表示,世博会是展现哈国家形象的新高潮,哈方将借此契机积极利用可再生能源,减少能耗,逐步向绿色经济过渡。

  本届世博会的主题是“未来的能源”,来自115个国家和22个国际组织参展,探寻未来能源发展合作大计。

  中国国家馆的参展主题为“未来能源、绿色丝路”,通过实物模型、电子和机械沙盘、多媒体装置、虚拟现实技术、3D弧幕电影等方式,全面介绍中国在能源开发与利用进程中的代表性成果,表现中国人民对未来能源不懈的探索与追求。


  来源: 作者: 本刊记者 牟雪江 [关闭窗口]

最近发布
·一型带四型建设“五型”班组
·深度延伸管理效益审计
·气田动态监测精细管理及效果
·突破物资管理ERP中“最后一公里”瓶颈
·油企辅业改革“三化”路径
·探索海外员工培训模式及成效
·多重海外采办模式权衡与优化
·优化治理 再创佳绩
·土耳其憧憬“油气枢纽梦”
·亚洲直链烷基苯市场趋稳
·美油气并购同比大增160%
·全球LNG价格度过黑暗期
·市场化产业链考验国有石油企业
·民营油企全产业链出击
·管网是内部独立还是拆分成立管网公司?
·矿权管理海外模式与启示
·新疆区块招标更多是信号意义
·上游单一投资主体时代结束
·当石油经济租金趋向于零
·深度透析、解读中共中央、国务院
《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在线投稿广告刊例 联系方式留 言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