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石油企业杂志网络版!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中国石油报
首页| 杂志简介| 言 论| 策 划| 论 坛| 特 稿| 萃 园| 全国理事会| 期刊联谊会| 公 告
  石油企业杂志 > 人物 PEOPLE  

“中国每一滴石油都来之不易!”
访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翟光明

  专家简介

  翟光明,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历任玉门油矿采油厂总地质师,石油工业部地质勘探司总地质师、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咨询中心勘探部主任等职。他是发现大庆油田的有功科技人员之一,也是含油气盆地“三史”综合分析、油气和含油气盆地形成等地质理论的创始人之一。

  据预测,今年我国石油消费量将达到4.5亿吨,55%的石油需要进口。与此同时,被人们遗忘多年的“中国贫油论”又开始流传。一方面是石油消费的快速增长,一方面高喊着“贫油”,面对这种矛盾的心态和行为,人们如何树立正确的石油消费观念和行为?我国每年2亿吨的石油产量,已排在了世界产油量的第5位,这对于中国的石油勘探开发来说,意味着什么?中国的石油勘探开发水平在世界究竟处于什么位置?我国油气资源前景如何?这些都是人们急于了解的问题。为此,本刊记者对石油地质勘探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翟光明进行了采访。

  中国是石油地质构造最复杂的国家

  记者:油气资源是世界最重要的能源。各国都在千方百计开发本国的油气资源。而油气储量、勘探和开发,又与地质构造息息相关。那么,我国的石油地质构造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是怎样的?

  翟光明:从地质构造上看,我国是世界上能够年产2亿吨以上石油的国家中,地质条件最复杂的国家。

  为什么这么说?我国的石油区域地质结构与石油丰富国家的石油地质结构不同。世界石油分布在7个大板块中,美洲的美国、加拿大板块,面积有2400万平方公里,是世界最大的一个石油板块。第二个是俄罗斯,主要有三大块,一是乌拉尔、伏尔加地区,是400万平方公里;二是往东边是西西伯利亚,330万平方公里;三是再往东是东西伯利亚,大概500万平方公里。中东地区虽然有十几个国家,但从地质构造上看是一个板块,全部加起来是750万平方公里。可以看出,这些地域的含油地质块体是很大的,地质构成也相对简单,勘探开发都比较容易。而中国是怎样的情况呢?中国和其它地区大不一样。

  我国的油气地质块体和别的国家比,好比大海和小湖。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我国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是由50多个小板块相聚拼凑而成的,地质结构是非常复杂的。其中最大的板块是塔里木,有55万到60万平方公里,不如北美、俄罗斯、中东那样大面积的油气地质块体勘探开发起来比较容易。因此,油气的产生也决定了勘探开发的复杂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块体、不同的油气地质条件下,能够找到现在的储量,找到这样的油气,是相当了不起的。

  为什么过去西方人说中国是贫油国?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地质构造的复杂,在没有深入了解中国之前,认为中国是贫油的。但是,解放以后,新中国花了很大的力气,进行了大量的勘探开发工作,在这种复杂地质构造区域,发展到今天年产2亿吨以上的石油、1000亿立方米天然气,世界上没有其它任何国家可以比拟。

  百万石油人付出了巨大的艰辛和努力

  记者: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如此复杂的地质构造条件下,我们成功勘探开发了几十个油田,累计已生产出54亿吨石油,油气年产量已排在世界前列。您认为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翟光明:一点不夸张地说,是百万石油人付出巨大的艰辛和努力才取得的成果。我们为什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这在于我们一开始就认识到了这种复杂的地质情况,我们付出了别人没有付出的艰苦努力。

  新中国成立时,当年的石油产量只有12万吨,这是新中国石油的唯一家底。最初,我们在复杂构造的西部地区找油,新疆、青海、甘肃、四川是当时我国四大油气基地,但油气基础都很薄弱。地质复杂,地形起伏,给勘探开发带来了巨大的难题。当时,我们使用的是原始工具,跑野外、拿榔头、敲石头来丈量地面露头、地面构造情况,研究推断地下地质情况,之后上钻机打井。

  我国的石油勘探开发,是经过了早期地质研究和重磁力等广泛工作后,经历了由北向南,由西向东的一个极其复杂的认识过程。例如渤海湾油区,从1956年开始在华北打华1井,到1961年打华8井,经过近6年时间,发现了华北油田。1963年,在东营地区,打出了高产井—营2井,试油日产出600立方米。当时我就在现场,激动的心情无法形容。1959年9月26日,我们发现了大庆油田,这一发现,彻底甩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

  渤海湾地区的油田与大庆油田完全不一样。大庆油田构造是一个整体,开发起来比较简单。渤海湾地区就不一样了,断层林立,一个块块里,有的400多条断层,地质情况相当复杂。在地质研究上,我们做了很多艰苦细致的工作。整个渤海湾的地质构造是最复杂的。由胜利、大港、任丘、辽河、冀东、中原、海域等七个油区组成的渤海湾地区,都是断层林立,由一个个小断层组成的,给勘探开发都带来了很大的难度。我们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从地质研究方面入手,了解它的油层情况,地质情况,断层分布情况,断层与油气水的关系。所以,就出现了复式油气区。可以看出,我们在地质研究工作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做得非常细致。这在世界上是没有的。

  现在,为什么我国的石油企业到国外去,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地质条件,都能够得心应手,就是因为我们在国内这么多年已经经历过这些。在胜利油田会战时,我们提出,要在复杂的地质条件下,找出简单的规律,再把这些规律总结提升为理论,对其他地区的勘探进行指导应用。现在,我们又把这些规律应用到国外,从北美到南美,从北非到南非,从中东到东南亚,尽管这些国家地区的地质条件也具有一定的复杂性,但和我国比起来还是简单得多,不同类型的油气藏,如断块油气藏、构造油气藏、岩性油气藏、断块加岩性油气藏等等我们都能开发,甚至做得更好。例如,中国的石油公司去苏丹之前,美国的雪弗龙石油公司在那里开采石油,他们始终没有很好地打开局面,但是我们的人到了以后,很快就打开了局面。

  中国复杂的地理、地质环境和油气开采工业起步之初艰难的条件,练就了我们油气勘探开发的过硬技术。我感到自豪的是,中国拥有一支强大的油气勘探开采队伍,美国人做不到的,中国人能做到。美国如埃克森美孚这些大公司,它都想在别的国家一下子找到大油田,一旦遇到地质条件这么复杂的油田,它就往外退缩。但是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接手后克服地质条件复杂等种种困难,目前逐渐在国际市场能站稳脚跟。

  我们由不了解国家的石油地质情况,到初步了解,再到发现和开发松辽、渤海湾等盆地的油气田,建国60多年来,全国油气产量一直保持缓慢上升,都是一步步艰难走过来的,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更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相当不容易。

  珍惜来之不易的石油

  记者:我国当前一个现实问题是,每年石油消费量,已远远超出了本国石油的生产能力,有一半以上的石油需要进口。您怎样来评价这个事实?

  翟光明:从1993年,我国开始进口石油,2007年开始进口天然气。但是,油气的进口决不能抹杀我国在石油勘探开发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渤海湾地区油气开发是相当成功的,总产量超过7000万吨。鄂尔多斯长庆油田、延长油矿的油气产量加在一起已达4900万吨油当量,今年要达到5500万吨油当量。全国年产原油达到2亿吨,在世界产量已排在第5位,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绩。现在,社会上又传出了“中国贫油论”,这是很不负责的说法。我们之所以要进口石油,是因为我国经济一直快速发展,消费的石油太多了,产量增加跟不上消费的速度。

  现在,我国每年用油量达4.5亿吨。那么,我们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当前我们在消费石油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消费增长速度超过生产增长速度。反过来看,生产速度是不是一定要跟上消费增长速度呢?我看不一定。因为我们的资源条件不具备。我们不是中东的石油大国。现在中东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满足我们的消费。沙特每年生产的全部原油都给我们也不够。我认为,这个问题应当从消费速度上来解决。10年以前国家某部委请我去做报告,我提出,石油消费速度过快,汽车增长太快,成为耗油大户。如果把原来的自行车全变成汽车,带来的后果是不可想象的。现在汽车保有量已超过1亿辆,自行车已经很少见到了。北京限号,有的家庭就买两三辆车,道路反而更加拥堵,这种消费,石油肯定不够用。我们应该看到和解决很多不合理消费。

  经济的发展是需要能源的,但我觉得不能像美国那样的大肆消耗。美国3亿人口每年消耗8亿吨油,我国13亿人口消耗4.5亿吨,看起来好像比美国差得很远,但我国开采出每一滴油都不容易,不能这么比。因为我们不是中东,也不是北美、俄罗斯。所以,我们应从实际情况出发,不必学美国,我们要尽量减少用油,控制用油。作为中国的每一个公民,都应树立节油意识,少开车,少用油,提倡绿色出行。

  我国油气资源前景乐观

  记者:我国油气地质构造如此复杂,油气大量进口,是否意味着我国油气资源前景也令人担忧呢?

  翟光明:对于这个问题,我是比较乐观的。我认为,我国的石油勘探刚进入中期,天然气勘探尚处于早期,松辽、渤海湾、塔里木、鄂尔多斯、准噶尔、四川等大盆地仍然是我国油气勘探开发的“主战场”,非常规油气资源中煤层气、页岩气等很丰富,有很大的开发利用空间。我国天然气资源丰富,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储量、产量在快速增长,未来年产天然气油当量可能接近或超过石油。目前,我国石油、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均位列世界第13位,但产量分别达到第5位和第7位,这是经过不懈努力所取得的成果。但是,随着地质勘查的风险、成本和技术难度不断加大,石油、天然气储量产量稳步增长的难度也进一步增大。

  我认为,在勘探的不同阶段,由于受技术水平、勘探手段的限制,有许多储量难以找到,就算找到了也难以开发。但是随着科技手段的进步,那些深埋在地下的油气资源一定会重见天日,而且中国也具备这样的油气储存地质条件。要大力加强复杂地区油气的勘探开发,特别是要加强技术攻关力量,用各种技术手段重新勘探是不是有油。中国很早就着手对中国第二大盆地鄂尔多斯进行油气开采,但一直没有突破。世界范围和我国自己的油气勘探实践,都证明了一个普遍规律,即油气分布受盆地的类型、构造格局和沉积环境控制,在一些新区的勘探必须从区域背景研究入手,探寻沉积盆地在内的地质特点和油气分布规律的关系,这是石油勘探的有效途径。事实上,我们在实践中见到了油气的大发现、大成果,经过几代石油地质工作者的艰苦探索和思想观念的转变,鄂尔多斯已经成为中国油气增量潜力最大的地区。

  展望未来,中国油气工业可持续发展的潜力与挑战共存。我国石油远景资源量和地质资源量十分丰富,分别为1287亿吨和895亿吨,但整体的探明率仍比较低,发展潜力还是很大的。不但大中型盆地中还有较丰富的剩余油气资源,而且还有数量众多的中小盆地和新地区有待深入开展油气勘探工作。


  来源: 作者: 文/记者 张绍波 [关闭窗口]

最近发布
·全球化工企业研发投资排名公布
·全球十大PP生产商最新排名
·法国道达尔在挪威海获重要油气发现
·X70大变形钢管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渤海钻探两产品获“国家重点新产品”证书
·国内首家天然气加注集成研发机构成立
·生物质气化合成燃料技术获进展
·首台国产化大型EO反应器研制成功
·“测不准”或许能测准?
·提升五种能力 应对新的挑战
·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在京举行
·中哈签署中亚管道C线企业间协议
·海南1200万立方米石油商储项目开工
·能源机构下调石油需求预期
·全球三季度能源资源领域并购数下降35%
·委内瑞拉欲与俄罗斯共建新国际石油组织
·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启动
·第七届中国国际管道展览会在首都北京隆重举行
·第二届中国国际气体能源峰会11月召开
·中国石化与Daylight能源公司签署收购协议
在线投稿广告刊例 联系方式留 言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